国家大剧院“蛋壳”内外初体验[组图]

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2021-01-13 05:59

  中秋的月光开始普照大地,城楼挂像一如往日,俯视长安街不息车流,斜对面的人民大会堂上五星红旗微微摆动。大会堂西侧,隔着不宽的大会堂西路,就是国家大剧院。银灰色的巨型“蛋壳”上亮起了散落的小灯,市民正隔着环绕“蛋壳”的水池观望。

  张大爷推起婴儿车,准备回家。他就住在“蛋壳”旁边的新帘子胡同,“蛋壳”工程的拆迁范围,刚好到了他家门口。这些日子以来,他每天傍晚都推着孙子到“蛋壳”下哄他睡觉——“这儿,我就当咱家后花园”。

  2007年9月25日,在长安街上长久以来散发浓浓味的密集建筑丛中,这颗巨型的“蛋壳”,将以它自期的“中国最高艺术殿堂”的角色,稀释前一种味道。

  紧临长安街,就是国家大剧院的北门,沿着那些种着鸡冠花和桂花树的台阶下去,就到了“水下走廊”的门口。再过一会儿,晚上7:30,国家大剧院将开始它的首场试演出——《红色娘子军》。

  年近八旬的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吴祖强是《红色娘子军》的作者之一,也是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主任。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,他坦白,他并不能预言《红色娘子军》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就一定有更好的效果。但是,他有一份希望,希望国家大剧院是真正的国家最高表演艺术殿堂。

  吴祖强住在北京市四环路,北京路面下午5点车堵得厉害,为了赶上7:30的试演,吴祖强5点就出门,坐着自己的车驶往国家大剧院,进入国家大剧院地下停车场。

  这个停车场由国家大剧院一直延伸到广场之下,能够停下1000辆机动车和1500辆自行车。如果你没有私家车,那么就坐公交车和地铁吧,十数路公交车和地铁一号线都在国家大剧院北门设有车站,叫西站。

  这次试演并不向市民售票,票是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定向发给剧院建设者和剧院原址搬迁居民,“进行慰问和感谢”。

  北京的报纸一早就将这个消息发了,有些搬迁居民说不对啊,我怎么没等到票,就打电话过来西交民巷这边的老邻居问。“我们也想要票呢,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样儿……”没有搬迁的老邻居说。

  城郊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大娘想过来看看这个传说中的“蛋壳”,腿脚又不便利,40岁的儿子骑了两个小时小三轮,载上自己的老母亲。

  零星地有些黄牛党瞅着穿着得体的人就会上前低声问:“有票自个儿不看的没?”他们绕着银灰色的“蛋壳”转圈,想象着里面的豪华,咀嚼着各种坊间传闻,比如:“听说里头一个座儿就顶一辆奔驰车。”

  7∶00了,手头有票的人们开始在入口排队,两个表情严肃的保安站得笔直,多是用两目余光检票,很少时候才伸手取来看。

  一进门,不见了银灰的“蛋壳”色调,取而代之的是深重的红,红色顺着厅顶一直向里生长,不知所终。两位女士穿着,袖标上写着“安检”,她们会告诉你:“先生/女士,请将您的包放在这边,然后从那边走。”你会发现,这入口和机场的安检入口很像,包过安检机,人过安检门。如果你身上有金属,安检门就会叫。

  你不能带水,所有的水和能装水的容器都要在这里留下。不过你不必担心口渴,进入“蛋壳”大厅后,你会在1层找到一个卖水的水吧,有十几个座位可以休息,卖水的女士会很客气地告诉你:“由于刚刚筹建,能卖的东西不多,有250ml的矿泉水,3块;听装的可乐,15块;还有半斤装的啤酒,40块。”

  国家大剧院的设计师保罗·安德鲁也是在衣帽间门口停留时间最长的人。他其实不用放衣帽,他深红色的衬衣好比剧院“内部皮肤”一般红,然后,外面套着一件灰色毛织小马甲,马甲上没有扣子,他不时要用手将衣襟往胸口拉拉。

  并没有多少记者围着他,因为他已经被几个外国人围住。“安德鲁先生……”我上前去叫他。“Yes……”这一个单音节单词,因为他的拖音,估计持续了3秒。说这词时,他并未看我,只是用他的相机拍摄建筑的顶部。“我之前和您预约过,今天在这里幸会,不知何时能够专访您?”“嗯,现在估计不行,我没有时间,你看,现在我要进去了。”于是他匆匆走进了水下走廊。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
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本网站由邯郸新闻网版权所有